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案例精选 >> 正文

幼儿园里的两本账

 【发布日期:2021-01-06】 【字号: 】 【关闭此页【点击数: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

“这才是真正的账本,详细记录了几年来的支出明细。”海南省白沙县第二幼儿园教导主任符燕递给我一本黑色笔记本,如释重负地说,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2020年3月,海南省白沙县纪委监委接到群众举报,反映该县第二幼儿园园长挪用公款、虚开发票报账用于个人消费的问题。县纪委监委将线索移交给我所在的驻县教育局纪检监察组初核。

“组长,伙食账本记录的煤气使用量过大,有点奇怪。”核查组同事在翻阅该园2020年伙食账本时注意到。

“偶尔有一两个月用这么多罐煤气还算正常,但是每个月都用这么多,就有点不正常了。”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召集大家研究后,决定对该园近几年的伙食账本进行彻底核查。

经查发现,该园从建立至今,从未对学生和家长公示过伙食费开支情况,收取的伙食费也从未开设专门账户存放,而是全部存入报账员个人银行账户。学生伙食费支出未见任何会议记录,所有支出经园长审批后即可报账,随意性较大。

账目显示,2016年2月至2019年7月该园共收取学生伙食费1946672元,支出仅884899.22元,占比45%。用于膳食的费用还不到收费的一半,如何保障幼儿的营养和健康?其余的伙食费去哪儿了?

带着疑问,我们对该园教导主任符燕进行谈话。“园里每个月用的煤气数量为什么这么多?为什么这三年来的伙食费支出还不到收取的一半?”

在我们一连串追问下,符燕自知瞒不住,如实向核查组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原来,该园园长符丽荣指示符燕与煤气、红枣、枸杞、花生油等供货商联系,每月采取虚开采购票据的方式,蚂蚁搬家般一点一点套取学生伙食费,总计达103866元。因为数额较大,符燕把金额拆开分批报账,为了避免批次过多导致错报、重报,还另外用一个小本子登记,做了个“影子账本”,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场景。

除此之外,2016年至2019年,该园多次挪用伙食费等费用,给教职工发放福利、奖金共计319168元。截至组织调查,该园收取学生伙食费还有109988.48元存在报账员个人账户。

“我错了,真的错了,错得很离谱,希望组织上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我会积极配合调查,主动退还违规费用。”该园园长符丽荣对当初的行为悔恨不已。

2020年12月,符丽荣受到政务撤职处分,符燕受到诫勉谈话处分,其他涉案人员也分别受到相应处分。目前已追回违规款项215135.25元,其余的79715.35元正在追缴中。

案件办完,我陷入了沉思:如果没有群众举报,这种静悄悄的蚕食型腐败什么时候才能被发现?如果每所学校都这样,孩子们的营养怎么跟得上?

想到这,我拿起手中的笔在本子上写下了下一步工作计划:组织全县中小学校、幼儿园开展校园伙食费管理专项治理;制作整改责任清单;成立检查小组进行不定期检查……(海南省白沙县纪委监委 王若海 || 责任编辑 郭兴)